<em id="wopef"><acronym id="wopef"><u id="wopef"></u></acronym></em>
<dd id="wopef"><noscript id="wopef"></noscript></dd>
<dd id="wopef"></dd>
  • <em id="wopef"></em>
  • <dd id="wopef"></dd><tbody id="wopef"></tbody><rp id="wopef"></rp>
    <span id="wopef"></span>

    <dd id="wopef"></dd>
    1. 您當前位置當前位置:首頁>公司資訊>工作動態

      新宋風國學探微|觀聽不參則誠不聞,聽有門戶則臣壅塞。

      2021-11-25 09:56:36

      觀聽不參則誠不聞,聽有門戶則臣壅塞。
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摘自《韓非子·內儲說上七術》

       

      毛澤東同志在《矛盾論》中講到:“多方面聽取意見才能辯明是非得失;只聽一方面的意見,就信以為真,往往要作出錯誤的判斷”。

      在2021年秋季學期中央黨校中青年干部培訓班開班式上,習近平總書記對年輕干部練好內功、提升修養提出明確要求:“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,是我們想問題、作決策、辦事情的出發點和落腳點。”

      “兼聽則明、偏聽則暗”,管理者做決策,要防止“只聽少數人談經驗”,避免信息繭房,須從實際出發,深入實際、了解實際,牢牢掌握調查研究的基本功,眼睛向下、沉到一線,聽真話、察真情,了解全局、剖析現狀、追溯歷史,摸清問題表象的來龍去脈,把情況摸實摸透;同時增強“求是”的本領,在深入分析思考上下功夫,去粗取精、去偽存真,由此及彼、由表及里,找到事物的本質和規律,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。

      只有調查研究加上綜合研判,才能作出符合企業發展根本利益的正確判斷。

      原文:

      △經一參觀

      觀聽不參則誠不聞,聽有門戶則臣壅塞。其說在侏儒之夢見灶,哀公之稱“莫眾而迷”。故齊人見河伯,與惠子之言“亡其半”也。其患在豎牛之餓叔孫,而江乙之說荊俗也。嗣公欲治不知,故使有敵。是以明主推積鐵之類而察一市之患。

      ...

       

      △說一

      衛靈公之時,彌子瑕有寵,專于衛國。侏儒有見公者曰:“臣之夢踐矣。”公曰:“何夢?“對曰:“夢見灶,為見公也。”公怒曰:“吾聞見人主者夢見日,奚為見寡人而夢見灶?“對曰:“夫日兼燭天下,一物不能當也;人君兼燭一國,一人不能擁也。故將見人主者夢見日。夫灶,一人煬焉,則后人無從見矣。今或者一人有煬君者乎?則臣雖夢見灶,不亦可乎!“

      魯哀公問于孔子曰:“鄙諺曰:'莫眾而迷。'今寡人舉事與群臣慮之,而國愈亂,其故何也?“孔子對曰:“明主之問臣,一人知之,一人不知也。如是者,明主在上,群臣直議于下。今群臣無不一辭同軌乎季孫者,舉魯國盡化為一,君雖問境內之人,猶不免于亂也。”

      一曰:晏嬰子聘魯,哀公問曰:“語曰:'莫三人而迷。'今寡人與一國慮之,魯不免于亂,何也?“晏子曰:“古之所謂'莫三人而迷'者,一人失之,二人得之,三人足以為眾矣,故曰'莫三人而迷。'今魯國之群臣以千百數,一言于季氏之私,人數非不眾,所言者一人也,安得三哉?“

      齊人有謂齊王曰:“河伯,大神也。王何不試與之遇乎?臣請使王遇之。”乃為壇場大水之上,而與王立之焉。有間,大魚動,因曰:“此河伯。”

      張儀欲以秦、韓與魏之勢伐齊、荊,而惠施欲以齊、荊偃兵。二人爭之。群臣左右皆為張子言,而以攻齊、荊為利,而莫為惠子言。王果聽張子,而以惠子言為不可。攻齊、荊事已定,惠子入見。王言曰:“先生毋言矣。攻齊、荊之事果利矣,一國盡以為然。”惠子因說:“不可不察也。夫齊、荊之事也誠利,一國盡以為利,是何智者之眾也?攻齊、荊之事誠不可利,一國盡以為利,何愚者之眾也?凡謀者,疑也。疑也者,誠疑以為可者半,以為不可者半。今一國盡以為可,是王亡半也。劫主者,固亡其半者一也。”

      叔孫相魯,貴而主斷。其所愛者曰豎牛,亦擅用叔孫之令。叔孫有子曰壬,豎牛妒而欲殺之,因與壬游于魯君所。魯君賜之玉環,壬拜受之而不敢佩,使豎牛請之叔孫。豎牛欺之曰:“吾已為爾請之矣,使爾佩之。”壬因佩之。豎牛因謂叔孫:“何不見壬于君乎?“叔孫曰:“孺子何足見也。”豎牛曰:“壬固已數見于君矣。君賜之玉環,壬已佩之矣。”叔孫召壬見之,而果佩之,叔孫怒而殺壬。壬兄曰丙,豎牛又妒而欲殺之。叔孫為丙鑄鐘,鐘成,丙不敢擊,使豎牛請之叔孫。豎牛不為請,又欺之曰:“吾已為爾請之矣,使爾擊之。”丙因擊之。叔孫聞之曰:“丙不請而擅擊鐘。”怒而逐之。丙出走齊,居一年,豎牛為謝叔孫,叔孫使豎牛召之,又不召而報之曰:“吾已召之矣,丙怒甚,不肯來。”叔孫大怒,使人殺之。二子已死,叔孫有病,豎牛因獨養之而去左右,不內人,曰:“叔孫不欲聞人聲。”因不食而餓殺。叔孫已死,豎牛因不發喪也,徙其府庫重寶空之而奔齊。夫聽所信之言而子父為人僇,此不參之患也。

      江乙為魏王使荊,謂荊王曰:“臣入王之境內,聞王之國俗曰:'君子不蔽人之美,不言人之惡。'誠有之乎?“王曰:“有之。”“然則若白公之亂,得庶無危乎?誠得如此,臣免死罪矣。”

      譯文:

      參觀一

      君主觀察和聽取臣下的言行,如果不加驗證,就不會知道實情;如果偏聽偏信,就會受到臣下的蒙蔽。有關的解說在“說一”中侏儒夢見灶,魯哀公稱引“莫眾而迷”部分。所以有齊人看見黃河神的事,而惠施說君主會失去一半人的意見。有關的禍患表現在豎牛餓死叔孫,江乙評論楚國風俗部分。衛嗣公想治國卻不懂方法,結果臣妄相抗衡,自己更閉塞。因此明君類推積鐵防箭的道理,明察三人成虎的禍患。

      ...

       

      說一

      衛靈公時,彌子瑕受到寵信,專權于衛國。有個謁見靈公的侏儒說:“我的夢應驗了。”靈公問:“什么夢?”保儒回答說:“夢見灶,結果見到了您。”靈公發怒說:“我聽說將見君主的人會夢見太陽,為什么你要見我,會夢見灶呢?”侏儒回答說:“太陽普照天下,一件東西遮擋不了它;君主普照一國人,一個人蒙蔽不了他。所以將見君主的人會夢見太陽。要是灶的話,一人對著灶門烤火,后面的人就無從看見火光了。現在或許就有一個人擋住君主的光輝了吧?那么即使我夢見灶,不也是可以的嗎!”

      魯哀公問孔子說:“民間俗語說:‘沒有眾人合計就會迷亂。’現在我辦事和群臣一起謀劃,但國家卻越來越亂了,原因是什么呢?”孔子回答說:“明君有事問臣下,有人知道,有人不知道;像這樣的話,明君在上,群臣就可以在下面直率地議論。現在群臣沒有不和季孫統一口徑的,全魯國都變成了一個人,您即使問遍境內百姓,仍然不免于亂。”又一種說法:晏子訪問魯國,魯哀公問道:“俗話說;‘沒有三個人合計就會迷惑。’現在我和全國民眾一起考慮事情,魯國不免于亂,為什么呢?”曼子說:“古代所謂‘沒有三個人合計就會迷惑’,是說一個人意見錯誤,兩個人意見正確,三個人足以形成正確的多數了,所以說‘沒有三個人合計就會迷惑’。現在魯國的群臣以干、百來計算,言辭統一于季氏的私利,人數不是不多,但說的話就像出自一人之口,哪有三個人呢?”有個齊國人對齊王說:“黃河神是偉大的神,大王為什么不嘗試和它會會呢?請允許我讓您會會它。”于是他就在黃河邊上筑起了祭神的壇場,和齊王站在壇場上。過了一會兒,有大魚游動,齊人就說:“這就是黃河神。”

      張儀想憑秦、韓和魏交好的勢力去征伐齊、楚,惠施想與齊、楚罷兵言和。兩人爭執不下。群臣近侍都幫張儀說話,認為攻打齊、楚有利,而沒有人幫惠施講話。魏王結果聽從了張儀的主張,而認為惠施的主張不行。攻打齊、楚的事已經確定之后,惠子進見魏王。魏王說:“您不要說了。攻打齊、楚的事情確實有利,全國都這樣認為。”惠施趁機進言:“這種情況不能不明察。如果攻打齊、楚這件事確實有利,全國都認為有利,聰明的人怎么會這么多啊!如果攻打齊、楚這件事確實不利,全國都認為有利,愚蠢的人又該多么多啊!凡要謀劃,是因為有疑;有疑的事,如果確實是疑惑不定的,那么就會有一半人認為可行,一半人認為不可行。現在全國都認為可行,這是大王失去了一半人的意見。被挾持的君主也正是失去了半數意見的君主啊!”叔孫豹做魯相,地位尊貴而專權獨斷。他所寵愛的是豎牛,也獨攬了叔孫豹的號令。叔孫豹有個兒子叫仲壬,豎牛嫉妒他,并想殺了他,因而和仲壬—起到魯君住處去游玩。魯君賜給仲壬玉環,仲壬接受了,但不敢佩帶,就讓豎牛向叔孫豹請示。豎牛騙他說:“我已替你請示過叔孫了。他叫你佩帶玉環。”仲壬就佩帶了。豎牛趁機對叔孫豹說“為什么不帶仲壬去見見君主呢?”叔孫豹說:“小孩子哪能見君主。”豎牛說:“仲壬本來就多次見過君主了。君主賜給他玉環,他已佩帶上了。”叔孫豹就召見仲壬,仲壬果然佩帶著玉環,叔孫豹忿怒地殺了他。仲壬的哥哥叫孟丙,豎牛又嫉妒他而想殺死他。叔孫給孟丙鑄了口鐘,鐘鑄成后,孟丙不敢擅自敲鐘,讓豎牛向叔孫請示。豎牛不幫他請示,又騙他說;“我已幫你請示過了,他讓你敲鐘。”孟丙就敲了鐘。叔孫豹聽見鐘聲后說;“孟丙不請示就擅自敲鐘。”就忿怒地把他趕走了。孟丙出逃到了齊國。一年后,豎牛假裝替孟丙向叔孫豹謝罪,叔孫豹就讓豎牛召回孟丙,豎牛再次沒去召人,卻報告叔孫豹說:“我已召過他了,孟丙很惱怒,不肯來。”叔孫十分憤怒,派人殺了孟丙。兩個兒子已死,叔孫豹患病,豎牛就獨自侍養他,把近侍們支開,不讓人進入,說:“叔孫不想聽見人聲。”豎牛不給叔孫豹東西吃,活活把他餓死了。叔孫豹已死,而豎牛并不發訃告,把叔孫豹財庫里的貴重珍寶搬遷一空,然后逃往齊國。聽了自己所偏信的人的話,結果父子都被人殺了,這就是不加驗證的禍患。江乙為魏王出使楚國,對楚王說:“我進入大王的境內,聽說大王國家的風氣是:‘君子不隱人之美,不言人之惡。’確實有這樣的風氣嗎?”楚王說:“有”。“既然這樣,那么像白公政變之類的事發生,國家能不危險嗎?確實如此,群臣都能幸免于死罪了。”

       

      作者簡介:

       

       韓非子(約前280-前233),即韓非,為韓國國君之子,戰國末期韓國人,中國古代著名的哲學家、思想家,政論家和散文家,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,后世稱"韓子"或"韓非子",中國古代著名法家思想的代表人物。著作有《韓非子》一書。其學說的核心是以君主專制為基礎的法、術、勢結合思想,秉持進化論的歷史觀,主張“君主集權”、“以法治國”、“法不阿貴”、“以法為教”。


      公司概況 公司資訊 公司業務 招標信息 對外合作 人力資源 黨建工作 廉政建設 工程案例

      版權所有:開封市新宋風建設投資有限公司  聯系電話:0371-28883938
      地址:河南省開封市鼓樓區迎賓路2號  電子郵箱:kfsxsf@163.com
      備案號:ICP備115號  

      美女裸体黄网站18禁止免费看
      <em id="wopef"><acronym id="wopef"><u id="wopef"></u></acronym></em>
      <dd id="wopef"><noscript id="wopef"></noscript></dd>
      <dd id="wopef"></dd>
    2. <em id="wopef"></em>
    3. <dd id="wopef"></dd><tbody id="wopef"></tbody><rp id="wopef"></rp>
      <span id="wopef"></span>

      <dd id="wopef"></dd>